有福的確據-詩歌賞析

有福的確據-詩歌賞析

圖片來自網路

有福的確據

詩歌賞析

「這是我見證,是我詩歌,」(This is my story, this is my song)是『有福的確據』

(Blessed Assurance)這首詩歌的副歌,是芬妮‧克羅斯比(Fanny Jane Crosby)生命見證的代表作。

 

『謝謝你,謝謝你使我目盲』

1820 年3月24日,芬尼生於紐約普蘭鎮的一個窮苦家庭。

才出生6個月,因感冒引起眼炎,再被庸醫敷用錯了藥後,雙目變為全瞎。當那位醫生因用錯了藥使她失明後,一直覺得很抱歉,但芬尼說,若是她能再遇見他,要對他說:『謝謝你,謝謝你使我目盲。』她從來不曾怨恨那位醫生,因為神作了一件奇事,使瞎眼的她得看見神!

 

當芬尼的母親知道她的孩子將永遠無法欣賞這美麗的大地時,她告訴芬尼,在這個世界上有幾位有名詩人,他們是盲眼的;有時候神剝奪了人身體上的機能,為的是要讓人靈裡的見識,得到更完全的覺醒。

 

盲眼的人生中,並不缺花香鳥鳴

 

芬尼的祖母是一個認識神的姊妹,她的幫助和安慰是難以形容的。她將芬尼抱在懷中,告訴她陽光是如何的燦爛,月夜是如何的美麗,對星星的閃爍也詳加描述;她指著雨後的彩虹,述說那是信實憐憫的神,向人立約的記號。所以,在芬尼的人生中,並不缺花香鳥鳴。

 

芬尼的祖母更常讀聖經給她聽,並且告訴她說:『縱然妳不能像我一樣,從書案上取出聖經來讀,妳卻可以將神的話,豐豐富富的珍藏在心裡,它比一切的財物更寶貴。』芬尼年少的時候,她可以背誦摩西五經、新約,還有許多的詩篇、箴言、雅歌、路得記等。

 

神能成就人看為不可能的事

 

因為眼盲的緣故,芬尼不能進普通學校讀書,在遠處的盲人學校,收費都很貴,絕非她這個窮苦的家庭所能負擔的。但是芬尼從小知道信靠救主,在禱告中向主說明她心中的願望。她相信神能成就人看為不可能的事。

雖然經過很長的時間,她的禱告好像沒有蒙主應允,但她一直向神祈求,一點不灰心。有一天,一個陌生人從波士頓到這裡來考察,看見芬尼所寫的詩,覺得非常的驚訝,所以就幫助她,在15歲入學於紐約州立盲人學校。

 

在學期間,芬尼得過6次詩作佳獎。畢業後留校任教11年,教授英語文法、修辭學與歷史。38歲時嫁給同是盲人的優秀老師阿斯泰,他們45年的婚姻生活非常美滿。

 

芬尼一生能有豐富、精美的詩歌創作,可歸納為幾個重要的原因 :

 

第一、她曾有清楚得救的經歷:她30歲某晚在紐約百老匯衛理公會會幕堂參加聚會,聽到以撒‧瓦茲(Isaac Watts)所寫詩歌『痛哉,我主身流寶血』(Alas, and Did My Savior Bleed)受感而到台前,接受耶穌基督成為她生命的救主;並於1851加入成為紐約聖約翰衛理公會的會員。從其詩作多處提到耶穌基督的救恩而知。

第二、她深信作詩的天分是神的恩賜:她回想母親帶她到紐約求醫診治,醫師宣判無望,回途乘小船,她求告神:「神阿,像我這樣一個瞎子,不會作什麼事,只要你賜我一點事,我願全心全意去作……」以後她有無窮靈感,一篇接連一篇的詩作產生,一生的創作的詩歌竟達八千多首,她回想起少女時的禱告,雖然那時神並沒有具體說要給她什麼恩賜,所以她願將榮耀歸給神。

 

第三、她是一位殷勤努力學習的人:她的母親與祖母花很多時間跟她描述周邊事物,花果草木、飛鳥水族、太陽、月亮、星星。尤其讀各種書籍給她聽,其中她最喜愛的是『聖經』的話,她所寫的每一首詩歌,可以說是以聖經經文編串起來。芬尼在九十歲時作見證說:『我對聖經及真理的喜愛,其強烈與寶貴的程度,在九十歲時,勝過十九歲時。我讀這聖書以尋求神,並祂與人的關係,它是我生命的糧,希望的錨,夜裡的火柱,白晝的雲柱,腳前的明燈,照亮我屬天的路程。』

第四、她對主耶穌完全的奉獻:44歲以前,她還寫過一些其他作品,但從1864年2月2日遇見聖樂寫作家兼出版家的白百里之後,她的生命起了很大的改變。白百里對芬妮說:「多少年來,我一直渴想妳能為我撰寫一些聖詩」,她毅然決定,從今之後,單為主寫作。

 

芬尼,這曲調到底在說什麼?

 

1873年的某日,她的好友腓比突來造訪,一進門即說:『芬妮,你聽看看,我新作的一曲』,於是在鋼琴彈起來,問道:『怎麼樣,這曲調到底在說什麼?』芬妮點點頭:『不就是在說「有福的確據」麼?』趕快進入她書房,很快就寫好。

美國南北戰爭期間,許多青年被送往前線。當這即將投入戰爭的年輕人和家人們分別時,這首『有福的確據』(Blessed Assurance)就是他們最愛唱的其中一首詩歌,唱出他們對主堅定不移的把握。

 

『有福的確據』為何如此引人入勝?

 

因為這是一首聖徒得勝的凱旋之歌,他心裡有確實的把握,知道耶穌站在身邊,這種無比的福氣,使他在痛苦的環境中仍舊滿心歡喜。喜樂從他心中滿溢,使他不能不將這信息向人傳講或演唱,晝夜不停的唱詩讚美那位屬他的主。

 

真是希奇,盲眼反成為芬尼一生中化妝的祝福。正如她晚年的回憶,『因我自年少至今,就相信慈愛的主,曾藉著祂無限的慈愛,與奇妙的安排,使我目盲而分別為聖。直至如今,還能有機會作祂所交付給我的工作』。

 

李明生

有福的確據 基督屬我

文章引用:http://www.luke54.org/view/31/2038.html